沈约抵抗李巨人摧毁悬浮大陆时,更是留意着那股诡异的力量。他感觉那力量随时要涌出,但他偏偏无法克制。

如果要平息那股诡异的力量,就不能借用瓦舍下的力量,那他无法让悬浮大陆真正的形成。

悬浮大陆仍在蕴化中……

沈约深深感觉到月亮门创世的神奇能力,亦有种天地初生的意境……

但他在借用瓦舍下的力量时,却更让那诡异的力量蠢蠢欲动……

附骨出手,一出手就击伤奇点和无,沈约微惊,随即感觉到不对。

那是他正念敏锐察觉到的错乱——早看破世情的附骨不像是附骨,能伤得了洲际顶级精神师奇点和无的附骨也绝不会是附骨。看破世情却出手伤了奇点和无的附骨,举止更是自相矛盾。

暴力既然解决不了问题,附骨为什么还会选择暴力?

等到那幻化的血盆大口及身前,旁人还不解其中的变化时,沈约已经以柔克刚,抵住了那袭来的巨力。

嗡!

两股力量撞击在一起,并没有产生惊天动地的巨响,反倒如大音希声般,在沈约周围产生剧烈且密集的空间震荡。

那股震荡随即冲到沈约观出的模型上,除悬浮大陆外,所有碎裂的大陆尽数粉碎。

李巨人一口鲜血呕了出来,正喷在面前的模型上。

他正借月亮门的鬼斧神工全力粉碎世界,沈约的抵抗如弹簧、如绵针,他强沈约则强,他弱沈约则弱……

这是对月亮门改造世界认知的比拼,也是对自身信仰、意念的比拼。

相信能做到,竭力去做到!

李巨人正在竭力想着破解沈约的防御之道时,不想沈约蓦地还以无上磅礴的力量,给他以重创!

鲜血丝丝缕缕的进入灰色尘雾中,林萍眼中蓦地闪过分怪异。

沈约以水之柔弱接下附骨至刚的一击,依稀有似曾相识之感,蓦地想起什么,失声道:“无墨!”

模型震颤,裂缝倏扩,一条巨蟒般的物体竟从悬浮大陆模型的地底中钻了出来。

沈约不等话落,随即感觉一股潜行力量近了身前,爆喝声中,他双手一封,黑光闪现,正抵住那潜行之力。

砰!

两股力量交接,沈约就觉得胸口发闷,气息流转不畅,终于爆退数步,等他立足时,奇点和无都瘫倒到一旁,而附骨正傲然而立,看着惊诧的沈约,缓缓道:“不错,我正是无墨!”

他话落手出,随即抓向那悬浮大陆的模型。

沈约同时出手,亦是抓住那悬浮大陆,附骨急拉,沈约却是急送。

附骨猝不及防,眼见模型就要撞到他的身上,不由亦是爆喝退却,模型一触无墨胸口即退,转瞬回到沈约的掌控中。

一口鲜血呕了出来,附骨站稳身躯后周身金光流转,但见沈约手持悬浮大陆的模型,附近有黑气缭绕,并没有立即进攻。

他没想到沈约聪明如斯,二人争夺悬浮大陆的时候,按照常理,双向发力,正可将大陆撕裂,让附骨得偿所愿。

不想沈约虽然先失一招,但随即看破了他附骨的意图,并不争夺悬浮大陆,反倒以退为进,加力以悬浮大陆作为攻击的手段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