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她这几天没登游戏,我给她发微信也不回。”展驰周围一大圈人,认识的就宋蓁玩这游戏,想约个人开黑太难了。

左澈倒是注册了个账号,但注册之后就没登录过,自然没指望的。

细细琢磨了下展驰这一番话,左澈又想起那晚宋蓁的一举一动,跟平日里不太一样。

他以为,是他及时出现救了宋牧野,宋蓁对他感激,才表现的和正常人一样。

原来不是。

现在想来,那个拥抱,多了几分告别的意味。

左澈长时间没说话,展驰以为他说中了,自顾自的当和事佬,“人家是女孩子,脸皮薄,你一大男人,让着她点儿。”

“把宋小姐惹生气了,就上赶着哄哄人家啊,这还用我教吗?事关你将来的幸福,多说几句甜言蜜语能怎么滴。”

“滴滴”的忙音传来,展驰低头一看,电话早被人挂了,气的一拳砸在沙发上,低声骂了句,“榆木脑袋,活该单身。”

秘书拿着文件进来,看到展驰跟平常大相径庭的模样,有些发怔,“展总,您没事吧?”

展驰迅速坐好,一本正经还挺像那么回事,“文件放那儿,你先出去。”

秘书?

是她看花眼了吗?

挂了电话,左澈调出微信,点开宋蓁的头像,指尖轻点屏幕,输入框立时就有字显现出来。

深黑的眸盯着那几个字,薄唇微抿,片刻后输入框里的字被删的干干净净,左澈收好手机,眉目有些沉。

半下午的时候,宋蓁替宋牧野办好了出院手续,等她下班,接了宋放就一道回四合院。

正值下班高峰期,接宋放的路上有些堵,一个接一个的红灯,宋蓁被刘海遮住的眉眼,渐渐露出不耐烦来。

宋牧野坐在副驾驶,一路上两人都没说话。

又一个红灯,宋蓁终究是没忍住,轻轻锤了记方向盘,不耐的嘀咕,“烦死了,这么多红灯。”

这几天心情不好,连交通都跟她作对。

宋牧野把宋蓁躁郁的状态宋牧野一丝不落的看在眼里。

窗外夕阳西斜,半边天都被染成了流金色,一轮通红的圆日缀在地平线上,宋牧野视线从圆日上收回,看向整个人笼在夕阳中的宋蓁,叫了声她的名字。

“啊?”红灯已然变成绿灯,但前面车辆迟迟没有挪动的痕迹,宋蓁盯着前面车尾发呆,听见宋牧野唤她,慢吞吞转过脑袋,眼神有些迷蒙。

“不想嫁给高江,那这事就算了,爷爷以后再也不提了。”街边商铺的音响放着震耳欲聋的音乐,纵使如此,宋蓁还是辨别了出来,就是神经弧有些迟缓,一时没反应过来。

十秒钟后,宋蓁眼睛亮晶晶的,仿佛最高度数的灯泡,整个人都在发光,一扫先前的颓靡不振,抓住宋牧野的胳膊,声音难掩兴奋,“爷爷,你刚说什么?”

宋牧野哼了声,“没听清就算了。”

宋蓁头摇的像拨浪鼓,“不,爷爷,我听清了。”

说完抱住宋牧野,满含笑意的脸在他身上亲昵的蹭了蹭,“爷爷,我发现我越来越爱你了。”

从小到大,宋蓁极少说这种露骨却又不失温情的话,宋牧野老脸一臊,叱道,“一个女孩子家,成天把这些挂在嘴边,像什么样。”

宋蓁这会儿高兴,格外顺着宋牧野,“爷爷说的是,我改,一定改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