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这——”宋蓁想了片刻,然后她突然跟说贯口地说到,“我身体底子好,天天各种保健品盯着,朋友圈里卖什么,我就用什么,吃阿胶,戴眼罩,一刻也不停,一刻也不落,我眼睛就好了,多神奇啊,我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!老天爷很爱我,爱死我了。”

左澈沉默片刻,说了句,“一派胡言!”

宋蓁刚要摸索着拉开门进包间里去,就被左澈一把拉住了。

两个人现在的姿势,可算是暧昧了,左澈攥着她的双手,很认真地问到,“不说实话?那高江的投资我可就不给了!”

“爱给不给,我说的可都是实话!”

包间里所有的人,都在盯着这两个人,忘了言语。

一高一矮的两个人,仿佛在跳交际舞,十分暧昧!

左澈攥着宋蓁的两只手腕,却被一根皮绳碍着,他看了一眼那条皮绳,好像是黑色的小牛皮编的,下面还缀了一块银片,虽然做工粗糙,但也质朴可爱,和宋蓁细细的手腕,形成了显明的对比,是精致当中的一点古朴。

“谁送你的?”左澈问她,戴在她白皙的手腕上,竟然觉得很有情趣。

“什么?”宋蓁侧着脑袋,不晓得左澈说的是什么。

“你手腕上戴的皮绳。”

“我弟弟,你管得着吗?”说完,宋蓁又鄙夷地侧了一下头,看向阳台外面。

“你还有弟弟?”他又问。

“这个问题,你应该去问我爹和我妈,你是不是在故意找话题?是不是?”宋蓁口气中带着枪药,跟左澈说到。

“你家里还有什么人?”

“你管得着吗?”宋蓁对着左澈做了个鬼脸,“你-管-不-着!”

她一副得了便宜卖乖的神情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