宋蓁的心跳很快,仿佛要跳出胸膛一样。

这个时候的左澈,整个人都透着一股不对劲,不若平时的冷静自持,仿若彻彻底底变成了另外一个人。

距离在逐渐缩短,彼此的气息交融在一起。

宋蓁去看左澈的眼睛,发现他眼神很空,仿佛在透过自己,看另外一个人。

理智瞬间回归脑海,宋蓁推了他一把。

用的力气不小,左澈没注意,被推的一个趔趄,人也清醒过来,眼神一点点恢复清明,“抱歉。”

宋蓁抿了抿唇,“你先去洗澡冷静一下。”

“好。”

左澈从浴室出来,就见宋蓁趴在沙发上,两条小腿开心的晃哒着,一副乐不可支的模样。

尽管拿了最小号的衣服,但穿在她身上,还是有些显大,松垮垮的,半干的头发被挽成个丸子头,露出白皙的脖颈。

听见声响,宋蓁抬头朝他看过来,微弯着唇,神色如常,仿佛刚刚的一切不曾发生过一样,“我睡床还是你睡床?”

见状,左澈舒了一口气,默契的也没提,只轻轻扯唇,不答反问,“你说呢?”

宋蓁单手撑着下巴,笑眯眯的,“我喜欢睡床。”

仿若没听出宋蓁的话外之音,左澈慢步踱过来,浅浅笑道,“抱歉,我也喜欢睡床。”

说完做思考状,“可只有一张床,怎么办呢?”

“一起睡啊。”差点就脱口而出,又被宋蓁给生生憋了回去。

她是那种有贼心没贼胆的人,平时摸两下没问题,但若真躺在一张床上,就怂了,万一发生点什么呢。

况且,她若真这么说了,左澈保不准真会按照她说的做。

而且,刚刚还……

就算真睡在一起,也觉得膈应。

“你睡吧,我觉得沙发也挺好的。”宋蓁拍了拍身下的沙发,口是心非道。

说话间,左澈不经意间看了眼宋蓁的手机。

在跟人聊微信,收了一堆图片,主人公无一例外都是高江,拍摄角度很清奇,每张都像极了猪头。

就这,都能乐半天,出息。

决定出谁睡床后,左澈也不客气,端了杯水就头也不回的进了房间,徒留沙发上的宋蓁干瞪眼。

这人,也太没绅士风度了。

好歹客气客气让让她啊。

半分钟后,卧室门被打开,以为左澈改了主意,宋蓁一骨碌从沙发上坐起来,眼睛很亮,满含期待。

左澈面无表情盯了她几秒,把手中物件往宋蓁的方向一丢,就合上了门。

好巧不巧的,毯子砸在了宋蓁头上,将她从头到尾盖了个严严实实。

疼倒是不疼,宋蓁把毯子从脑袋上拿下来,发泄似的揉搓了几下,吐槽了几句小气,最后还是认命的搭在了身上。

又和宋放聊了几句,叮嘱他别被爷爷发现手机,困意就渐渐袭上来,于是把手机放到一旁,往上扯了扯毯子,睡了过去。

同一时间,市立第一医院。

今晚的病人不多,值班的关萍萍正百无聊赖的拨弄新做的指甲。

她请的假期还没休够,本想多陪陪高江,但给高江送完融资报告后又没事做,就回来值班了。

冷不丁听见脚步声,关萍萍头也没抬,“急诊右边直转,这里不看诊。”

“是我。”

声音有些熟悉,关萍萍终于抬头,看见来人,愣了足足有半分钟,才勉强认出眼前被揍成熊猫眼的人是高江。

“你怎么?”声音陡然拔的有些高,意识到什么很快就压下来,“怎么搞得,还有人敢对你动手?”

关萍萍班也顾不得上了,交代另一个值班的护士帮她看着点儿,就扶着高江往急诊室走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