高江没注意到宋牧野的异样,一瘸一拐的朝前走,心底却在暗暗盘算着,怎么把这场捉奸进行到底。

今天受了奇耻大辱,就这么白白咽下这口气,他不甘心。

宋牧野本来打算带高江去市立第一医院验伤的,但高江嫌丢人,加上即便验伤结果出来,他也不可能去找人家说理,要求赔偿。

那可是商界顶级钻石王老五,雷厉风行的展驰,敢找他茬,除非不想在顾城混了。

没辙,宋牧野只好带高江回自己的四合院。

刚进门,屋里就探出一个脑袋来,不住往这边瞅,是宋放。

瞧见高江的模样,嘴角一点点上扬,就差咧到耳朵根了,“哟,姐夫,谁把你揍得这么惨,介绍介绍我认识呗。”

话里的幸灾乐祸毫不掩饰,高江不是傻子,自然听得出来,恨不得上前给他两耳刮子,但宋牧野在旁边,他不能动手,否则就是以大欺小。

恶狠狠瞪了宋放一眼,高江没说话。

倒是宋牧野斥了一句,“没大没小,这么晚还不去睡觉,明天不上课了?”

宋放朝高江扮了个鬼脸,一溜烟窜上了楼。

没过一会儿,怀里揣着手机,鬼鬼祟祟蹲在楼梯拐角暗影处,镜头对着楼下一顿猛拍。

宋牧野正在客厅给高江处理伤口,冷不丁手机响了,扫了一眼,见是宋蓁打过来的视频电话,就放下手头上的事儿,接通了。

“爷爷。”视频那端的宋蓁,眼睛依然缠着纱布,甜甜的唤了一声,身边还站着一个女人,看样子像是在帮她拿手机,背景是一道雪白的墙。

宋牧野应了一声,没跟她说今晚高江的一举一动,“你在雪儿家?”

孟雪宋牧野是认识的。

“对啊,爷爷今晚我就不回去了。”宋蓁报备。

宋牧野点头,也没再多说,只嘱咐道,“早点睡。”

这通电话宋牧野没避讳高江,所以他是全程看在眼里的,这会儿有点傻眼,忙辩解道,“爷爷,我没骗你,宋蓁她真的……”

“高江,”宋牧野打断他的话,“你和蓁蓁闹矛盾归闹矛盾,但不能污蔑她的名声,这次就算了,下不为例。”

高江到底是识时务的人,证据摆在面前,立即认错,“爷爷我错了,下次再也不敢了。”

宋牧野把拿出来的医用工具通通收回医药箱,对高江下了逐客令,“我这里药材有限,你伤的有些重,还是去医院看比较好。”

说完就招呼司机送高江去市立第一医院。

高江看着头上缠到一半的纱布,牙根咬的恨恨响,他这幅模样出去多丢人,宋牧野是故意的吧。

与此同时,天澈医院附近一中档公寓。

宋蓁跟在左澈身后进屋,四处打量了一圈,眼神渐渐的变了,好半晌才回头,“就一个房间?”

左澈换好拖鞋,又给宋蓁拿了一双,才开口,“是你非要来的。”

宋蓁有些怨念的咬了咬唇。

她只是想和左澈多近距离相处相处,培养培养感情,顺便打脸高江,可从没想过一步登天。

而且,左澈每次出现几乎都要到轰动的地步,还时不时飞往国外,怎么就住一室一厅的公寓。

发现宋蓁杵在门口,半天没换拖鞋,左澈挑眉看过来,“怎么了?”

宋蓁瞅了他一眼,幽幽的开口,“我感觉我进了狼窝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