展驰想杀了左澈的心都有。

这么冷漠无情的对待女孩子,难怪快奔三了都找不到对象。

哼,他诅咒这厮一辈子都找不到老婆。

后面车主已经等的不耐烦,一直在按鸣笛,展驰也不好再耽搁,就启动了引擎,“宋小姐,改天有空一起约着玩啊。”

是的,机智如他,趁搭讪的功夫,要到了宋蓁的微信,左澈真应该好好跟他学学。

“好啊。”宋蓁答应的爽快。

红灯处是十字路口,展驰的车往右,宋蓁坐的车向左,背道而驰,汇入车流。

等彻底看不见,宋蓁才堪堪收回视线,总觉得左澈今天表现哪哪都透着不对劲,像是在闹别扭。

可仔细想想,除了酒吧,上一次见面还是在讲座上,她对待医学态度很随便,惹他生气了。

但都过去这么久了,气还没消也太说不过去了吧。

不行,总这么被无视也不是个事儿,她得想想法子让他消气。

“大小姐,大小姐……”一旁,司机加大的音量将宋蓁从游离状态拽了回来,呆呆的回头,“啊?”

司机语气有些郑重,“大小姐,我觉得你还是少跟刚刚的人来往。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流里流气,一看就不像什么好人。”见宋蓁没怎么听进去,又苦口婆心的劝,“纨绔子弟,对女孩子多数只是玩玩,不会认真的。”

宋蓁……

她只对左澈感兴趣,至于展驰,哪凉快哪呆着去。

之所以加展驰微信,还不是念着他和左澈熟,她探听消息容易。

是的,她都和左澈聊过好几次了,却连他的手机号都没有,想想都觉得心酸。

“知道了。”司机还在叨叨,宋蓁听得耳朵起茧,敷衍的应了一声。

见宋蓁这架势,司机也就不再说了,心底却暗暗打了主意,要把今天所见告诉宋牧野,千万别让那群人把宋蓁带坏了。

这厢无辜躺枪的展驰,冷不丁打了个喷嚏,不由骂道,“谁这么没良心,背地里骂我。”

揉了揉鼻子,往旁边看了眼,就见左澈在走神。

车玻璃倒影出来他的人影,平日里素来清湛的眸,这会儿罕见的露出一丝迷茫,展驰瞬间就觉得有意思极了。

车停了,左澈也没回神,展驰顿时起了恶作剧的心思,凑到他耳边喊了一嗓子,“想谁呢?这么入神?”

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左澈一跳,与此同时,那双略微有些迷蒙的墨眸也瞬间恢复了清明。

不悦的剜了展驰一眼,伸手推门下车,而后转身离开,动作一气呵成。

还坐在车里的展驰见状,不由摇摇头,“莫得感情的木头人。”

楼上,左澈立在玄关处,微仰着头,屋内没开灯,黑暗几乎与他的身影融为一体。

前几天在酒吧明明……而如今她又是怎么做到,若无其事和他打招呼的。

就那么健忘?

思绪突然抽离,莫名就想起她第一次来这里的那个晚上,他们……

事后,她反应也恢复的很快。

大抵,她就是这么的没心没肺吧!

撩完就跑!

……

四合院,宋蓁洗漱完毕后,姿势懒散的坐在沙发上看综艺节目,手里还攥着手机,正和展驰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。

宋牧野从书房出来,看到这一幕眉毛立马揪了起来,“坐好,没一点大家闺秀的样子。”

宋蓁心不甘情不愿坐好,就听宋牧野又开始了碎碎念,“交朋友多长点心眼,别什么烂人都拿来当真朋友。”

没头没脑,却又话里有话,宋蓁琢磨了好一会儿,才反应过来爷爷说的兴许是展驰,不由看了眼跟在宋牧野身后的司机。

司机立马低下头,表示他什么都没说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