跳舞的女人踩着音乐节拍在舞台边缘踢踏,一个不留神就会摔下去,她却仿佛没有察觉般,腕间的一点银光,在暗色中格外亮。

说时迟那时快,似乎被绊了下,她的身体往后一个趔趄,直直朝台下摔去,看的在场的人心一纠,屏住了呼吸,有反应快的,已经朝她摔的方向靠拢。

展驰自然也看到了,暗叫一声不好就要起身,舞台搭建的虽然不高,但英雄救美的机会怎么能少的了他。

却不想,有人比他更快,行走间,带起一阵风。

展驰维持着半起身的姿势,表情僵硬的朝左澈的位置看去。

空无一人的座位,哪有半分左澈的踪影。

愣了片刻,展驰嘴角上扬,渐渐涌起姨妈笑,“咚”的又坐回椅子上。

这趟没白来。

某人铁树开花了。

展驰迫不及待的想看看两人能擦出怎样的火花,视线挪回舞台,目光定格在舞者身上。

她摔下了舞台。

有人接住了她,却不是左澈。

那人一袭深色西装,几乎与周围暗色融于一体,也戴着面具,肤色在灯光映衬下,极白,只是身形过于纤细,不太像男的。

展驰也没多想,在人群中搜寻左澈。

好不容易看上一个,却被人捷足先登,他这好兄弟也真够倒霉,注孤生的命。

找了一圈,没找到左澈,感觉到旁边沙发陷了进去,扭头就发现急匆匆跑去英雄救美的人,正原封不动坐在位置上,仿佛从没离开过一般。

不远处,哄闹声一浪高过一浪,两人齐齐看过去,就听到“在一起,在一起”的高呼声此起彼伏。

被团团围住的两人也不知是没听见,还是听见了装没听见,跳舞的女人从接住她的人怀里以一个帅气的姿势跳下来,两人手挽着手往门口处走。

眼看着两人身影逐渐被人群吞没,展驰推了左澈一把,怂恿道,“赶紧去追啊,不然等成别人老婆了,你后悔都没地方去。”

左澈淡淡扫了展驰一眼,那眼神像在看白痴,“接住她的人是个女的。”

展驰抽了抽嘴角。

他刚才就觉得不对劲,但没多想,不料还真是个女的,难怪对周围人的起哄声没什么反应。

俩女的,擦不出火花。

两人快消失时,左澈收回了视线,胳膊却忽的被人拽住。

没什么表情的瞥了眼不停拉拽他的手,顺着手的视线对上展驰那张脸,投去疑问的眼神。

展驰舔舔嘴唇,笑的有些鸡贼,“现在追还来得及,这样吧,咱俩一人一个,跳舞那个归你,旁边那个归我。”

左澈……

慢条斯理把自己胳膊解救出来,又极为鄙视的斜了展驰一眼,左澈懒得搭理他。

谁能想到,媒体前雷厉风行,喜怒不显于色的商界精英,私下会是这样一幅精虫上脑的模样。

酒吧门口,舞者和接住她的人立在一旁,微凉的夜风拂过,吹得两人半长发丝在空中乱舞。

两人摘了面具,露出娇俏姣好的面容。

不是别人,正是宋蓁和孟雪。

宋蓁手里把玩着面具,娇艳的红唇在迷离灯光下泛着金属色泽,漆黑乌亮的眸子盯着川流不息的长街,“雪姐,你先回去吧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