半个小时后,宋蓁还在那戳戳戳,左澈有些无力的放下手机,眉眼低垂,遮住了一闪而逝的流光。

片刻后,退出游戏,直接拨了宋蓁的电话。

拒接。

再打,还是拒接。

左澈没再拨第三遍,而是发了条短信。

短信内容只有两个字,睡觉,命令的口吻。

看到屏幕上方弹出来的消息框,宋蓁抿了下唇,切到信息界面,回了个“嗯”字。

退出游戏后,左澈就没再登录,看到宋蓁的回复,以为她听进去了。

熟料,又过了半小时。

展驰电话飚了过来。

一接通,迎面一句,“宋小姐今天杀气很重啊,你又惹她生气了?”

左澈不解。

展驰解释,“她刚拉我单挑,我同意了。结果你猜怎么着,她就和你上回一样,把我堵泉水门口杀。”

左澈微皱的眉峰舒展开。

有他的风范。

很快,又蹙了起来。

展驰说话间伴随着啧啧声,“都堵着虐我半小时了,我的尸体垒起来都有城墙厚了,她还没停手。我这不害怕,就打电话问问你什么情况,要不要继续让她杀?”

还不待左澈回答,展驰就又喋喋不休道,“我说,你俩闹别扭归闹别扭,别殃及池鱼啊,我是无辜的。”

“无辜”二字,咬字格外清晰。

“我知道了。”左澈也没跟展驰说什么,就挂了电话。

展驰也退出了游戏,宋蓁翻遍好友,也没找到一个能给她当人肉沙包的,叹了口气,关掉游戏。

窗外天色彻底暗下来,一弯残月斜斜坠在天边,仿佛被谁咬了一口。

宋蓁盯着那残缺的半边看的出神,手机响了,独属于左澈的铃声。

心头还有些烦闷,宋蓁不太想接。

但先前已经拒绝了两次,俗话说事不过三,于是接了。

“喂。”声音有气无力。

“明天周六。”左澈声音淡淡,仿佛没察觉到宋蓁的异样。

“唔,然后呢?”

“忘了?”左澈瞥了眼窗外,神色同他的声音一样,平静不见一丝起伏。

“忘了什么?”宋蓁勉强打起精神问,与此同时脑袋也在飞速运转,她答应了左澈什么。

“忘了就算了。”话落,有挂电话的趋势。

“没忘没忘。”宋蓁终于想起来,她是有说让左澈把周末空出来,和他过二人世界的。

“那还不睡?跟别人打游戏?”连着两个问句,宋蓁有些心虚,她今晚好像有点冷落左澈了。

“你不是退出了吗,没人我才找的展驰。”宋蓁为自己找了个借口,心底却把展驰从头到脚问候了个遍。

打游戏途中告状,她记住了。

“现在睡觉,起不来就作废。”左澈没纠结宋蓁和展驰打游戏这件事对不对,半命令半威胁道。

“知道了。”宋蓁嘟囔了句,却迟迟没挂电话。

“还有事?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