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到四合院,宋牧野拿了个喷壶在浇花,宋蓁蹑手蹑脚从他身旁经过,临进门就差一脚,宋牧野中气十足的声音响起。

“站住。”

宋蓁慢吞吞转过身来,冲宋牧野露出甜甜的笑,“爷爷,我有事儿。”

“先放一边,跟我进来。”宋牧野放下喷壶,往屋里走。

宋牧野一向说一不二,宋蓁没辙,只得老老实实跟在身后。

也没卖关子,宋牧野开门见山,“子逸要回国了。”

宋蓁大喇喇在沙发上坐下,眼皮都没抬一下,低头看手机,“是吗?什么时候?到时候办接风洗尘宴,您去吗?”

见宋蓁不上道,问了一堆无关紧要的废话,宋牧野一巴掌拍在她肩膀上,“行了,别装了,我帮你问过了,他还没女朋友。”

被宋牧野这么一搅和,手机是玩不了了。

“爷爷,您好奇就好奇,干嘛打着我的名号。”宋蓁眨巴着大眼睛,语气很是无所谓,“再说了,他有没有女朋友关我什么事!”

宋牧野血压一下飙升,一旁杨阿姨忙出声打圆场,“宋先生,医生说您不能动怒。”

吸了一口气,宋牧野声音放和缓,尽量平心静气给宋蓁讲道理,“子逸那孩子我从小看着长大,人品没的说,现在也事业有……”

宋牧野还没说完,就被宋蓁打断,“爷爷,我现在有男朋友。”

“就那个左医生?”宋牧野嗤之以鼻。

“唔,爷爷,您再不喜欢,也不至于这样吧。”宋牧野看不上左澈,宋蓁挺郁闷的,“再说了,我这正谈着恋爱,您上赶着瞎撮合啥呢。”

“难不成也让您孙女我,去当那人人唾骂,不入流的小三?”

宋牧野好不容易压下的火气蹭蹭蹭的又窜了上来,没好气的瞪了宋蓁一眼,丢下“孺子不可教”几个字,背着手气冲冲回书房了。

沙发上,宋蓁朝宋牧野背影做了个鬼脸。

一旁杨阿姨坐过来,“蓁蓁,宋先生也是为你好。”

宋蓁撇撇嘴,“是不是为我好我不知道,为他自个儿好我看才是真的。”

“别瞎说,”杨阿姨握住宋蓁的手,耐心的劝,“子逸那孩子我们知根知底,如果真在一起,我和宋先生也放心。”

宋蓁被念叨的有些烦,但又不好冲杨阿姨发作。

爷爷也真是的,居然还搬救兵。

见宋蓁拿手遮住眼睛,脸上略微有些不耐烦,杨阿姨干脆打起了回忆牌,“你小时候,不是也说过,喜欢子逸。”

“哎呀,多久前的事儿了,我都不记得了。”顿了顿又道,“小孩子间的玩闹话,怎么能当真。”

杨阿姨还想说什么,宋蓁直接起身,“阿姨,我累了,先回屋休息了。”

身后,杨阿姨朝书房的位置摇了摇头。

宋蓁人影刚消失在楼梯拐角处,书房虚掩着的门被从里面打开,宋牧野走了出来,深深叹了口气。

杨阿姨见状,犹豫道,“我看那个左医生也不像坏人,要不就由着蓁蓁吧,这么些年,难得遇到个她喜欢的。”

宋牧野双手背在身后,爬满皱纹的脸上尽是沧桑,“我和那年轻人打过几次交道,心思深沉不可揣度,若真像你说的倒还好,就怕带有目的的接近蓁蓁,他比高江段位不知高了多少个层次,蓁蓁不是他的对手。”

听到后面半段,杨阿姨不吱声了。

回房间后,宋蓁整个人往后一仰,重重跌在床上,手挡住了光亮,眼前一片黑暗,回忆也接踵而至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