腕间一松,程子逸神情黯淡,眉梢眼角含着说不出的难过,盯着宋蓁看了会儿,一言不发的转身大步离开。

颓落,黯然,不若记忆里的阳光开朗,宋蓁的心莫名揪了起来。

其实,她不想伤程子逸的。

可眼下……

追了一步,腰间被一股力道扣住,宋蓁只好刹住脚步,在心底叹了口气。

两个优秀的男人为她争来争去,搁以前,她能开心的飞起来。

然而当真的发生时,只觉无力。

一个回忆,一个现在,她都不想伤害。

腰间的力道越来越紧,像是在提醒什么,宋蓁回头,“你怎么一声不响就过来了?”

左澈轻勾薄唇,“我若再不来,女朋友就跟人跑了。”

这话从左澈嘴里说出来,怎么听怎么别扭。

说是吃醋吧,脸上却没表现出半分吃醋的模样。

她是真的摸不准左澈的心思。

喜欢她吧,却对她忽冷忽热,若即若离,说不喜欢吧,看到她和别的男人在一起,会生气。

“左医生这么好看,我哪里舍得。”宋蓁贫了一句。

左澈“嗤”了一声,摆明了不信。

宋蓁也没解释。

左澈带着她往车里走,窝在他怀里的宋蓁扬起脑袋,“去哪?”

“送你上班。”

宋蓁汗颜。

“左医生,今个儿周六。”

“嗯?”熟悉的单音节,尾音上挑,声线带了丝金属的磁性,勾的人心痒痒。

“我不上班。”宋蓁慢条斯理的开口。

左澈表情有一瞬的尴尬,很快就被掩饰掉了,宋蓁没注意到。

“记错了。”左澈声音淡淡,不含一丝起伏,仿佛真的只是记错了。

宋蓁抿了抿唇,问,“真的?”

她犹记得,之前的讲座上,左澈展现出来的惊人的记忆力。

那么可怕的记忆力,会记错这种小事情?

“嗯。”随意应了声,左澈边开车门边道,“医院有点事,我先走了。”

愣在原地的宋蓁,眨了眨眼。

左医生,很不对劲呐。

大中午的,就因为记错了,就巴巴跑过来亲她一下?

从屋内出来的宋牧野看到宋蓁杵在院门口,皱起花白的眉毛,“不是值班?”

宋蓁回神,双手垫在脑后,慢悠悠往里走,经过宋牧野身旁时,脸不红心不跳道,“临时接到通知,不值了。”

宋牧野打量了宋蓁一圈,眉毛拧的更深。

眉眼含唇,红唇微肿,一看就……

“子逸呢?”

“出去了,不知道。”宋蓁懒洋洋的回,猜到宋牧野会叨叨,打了个哈欠,“爷爷我困了,想睡觉。”

这态度,摆明了不想跟他说话,宋牧野气的胡子直抖。

车子一拐出四合院在的小巷,侧面突然冲出来一辆车,速度极快,左澈剑眉一凛,反应极快的踩下刹车。

轮胎摩擦地面的刺耳声过后,两辆车都停了下来,距离堪堪只有几公分就会撞上。

车窗降下的同时,对面车窗也滑下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