车是迈巴赫,江凌菲坐在她曾坐过的副驾驶上,高傲的扬着下巴,似乎感受到宋蓁的注视,隔着车玻璃,朝她这边看了一眼,姿态倨傲。

那一眼,带着得意。

四目相对,片刻后宋蓁收回视线,看向正前方的路况。

近来的左澈,越来越让她觉得陌生。

之前也不是没有过忽冷忽热的时候,但起码还是站在她这边,是信她的,兴致好时,还会给她解释几句。

而如今,连那点微弱的信任都没有了。

就好比前几次,明面上看像是在吃程子逸的醋,但实际山,更像是他的占有欲在作怪。

程子逸也注意到了江凌菲,递给宋蓁一张纸巾,“为这种人生气不值得。”

“我没有生气。”宋蓁否认,手下意识的绞着裙摆。

反应过来手中裙子是左澈送的,清丽的眉眼多了几分烦躁,嫌弃的将手中裙摆远远丢开。

程子逸注意到宋蓁的小动作,知道这是她撒谎时一贯的反应,不由笑了下,“你骗别人就算了,还想瞒得住我?”

顿了顿,一副哥俩好的态度,“要不要哥帮你教训教训她。”

宋蓁脸一热,“不用,我也没有很生气。”说完赌气的补了一句,“他在我心中就那么一点点的分量,我干嘛要为他生气。”

程子逸失笑,隐在暗色中的眸子一片深色。

听宋牧野说,两人初识后,是宋蓁先死缠烂打的。

其实,他早就猜到了。

当初宋蓁能那么快接受自己的靠近,并从阴影中走出来,也是因为这一点的缘故。

而如今,不过是当年的自己,换成了左澈。

只要证实左澈不是宋蓁心中那个人,她对左澈的感情就会迅速淡化。

只是……宋蓁从没对他形容过那个人的长相、性格,这让他一时有些难办。

展驰追出来想帮左澈解释几句,却只看到宋蓁乘坐车辆驶离的背影。

追是肯定追不上了。

展驰摇了摇头,也没着急进去,而是靠在廊柱上点了根烟,慢悠悠的吸。

一支烟燃尽后,给陆黎打了个电话,语气里的幸灾乐祸不要太明显,“陆黎,我跟你说,左澈刚刚差一点就冲冠一怒为红颜。”

陆黎声音冷淡,“差一点,等同于没有,你有什么好高兴的。”

“你不懂。”展驰一副过来人的架势,“这次是我动之以理晓之以情给拦住了,下次下下次就没那么好运了。”

说着声音渐渐变得疑惑,“你说也是奇了怪了,他俩才认识没多久,左澈怎么就对她这么上心了。”

“无聊,有空笑别人,还是多操心操心你自己。”陆黎对这些八卦没兴趣,说完就挂了电话。

展驰听到音筒里的忙音后,朝屏幕龇牙咧嘴了一番,“说的你好像不是单身狗一样。”

应酬结束,已经凌晨十二点。

左澈换了身休闲装,单手拿手机立在落地窗前,窗外万千灯火,繁华一片。

第一遍,无人接听。

又拨了一遍,还是没有人接。

左澈没有打第三遍,漆黑的眸定定盯着手机,看了会儿转身在沙发上坐下,阖上眼帘,似乎睡着了。

头顶水晶灯光一缕缕洒下来,将他本就精致的容颜,衬得愈发俊美无双,俊美之余又不失清濯之气。

左澈没睡着,神态微醺。

脑海反复播放一个画面,宋蓁看他时,眼里期待的光一点点碎裂,最后变成浓浓的失望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