晌午时分,科室接了位重症病人,其他人忙的团团转,余下一些不重要的活儿就都落在了宋蓁身上。

因而,她就没约左澈。

忙里偷闲,和苏紫云吃食堂时,抽空给左澈发了条微信,“左医生,晚上约不约?”

过了约莫十来分钟,左澈才回复,一个字,“忙。”

也没说约不约。

消息回过来时,宋蓁刚好解决完午餐,在收餐盘,看到后抿了下唇。

行吧,她今个儿也挺忙的。

一整个下午,宋蓁都在处理病例报告,在最后一份报告上签下大名,然后伸了个懒腰。

快到下班的点儿了,想问左澈晚上要不要一块吃饭,苏紫云急急忙忙进来,边找文件边说,“蓁蓁,院长让你去手术室一趟。”

“啊?”宋蓁有些不情愿。

院长也真是的,让她一个医渣去手术室干嘛?

耽误她泡帅哥。

“这台手术有点棘手,到现在还没搞定,院长催得紧,你快点。”走到门口,瞧见宋蓁没反应,又补了一句。

宋蓁只好恋恋不舍放下手机,跟在苏紫云身后。

到了手术室所在楼层,苏紫云先进去,宋蓁换了身无菌服紧随其后。

宋蓁进去时,手术还在继续。

入眼,满目血迹,殷红一片,刺目的很,空气中还飘着浓重的血腥味儿。

宋蓁只看了一眼,就感觉胃里翻江倒海般难受。

强压下不适,朝前走去。

院长看到宋蓁,给她腾开位置,“宋蓁,你来看看。”

一旁负责这台手术的医生也往旁边让了让。

宋蓁仔仔细细看了眼手术剖开的地方,一分钟后站直身体,“滑车神经和展神经,看问题是不是出在那儿。”

说完,就往手术室外走。

宋蓁话落,院长便道,“按她说的做。”

片刻后,负责手术的医生脸上一喜,“找到原因了。”

院长点点头,没再参与接下来的手术。

从手术室出来,就看到宋蓁抱着垃圾桶干呕,小脸苍白的不行,看见他,虚弱的扯了扯嘴角。

走过去,轻拍了几下她的背脊,待她好受些了,才开口,“宋蓁,有些事情总要面对,一味地逃避解决不了问题。”

宋蓁背抵着墙壁,原本闭着眼,此刻蓦的睁开,又黑又亮的眼睛没了平日里闪耀的璀璨光泽。

盯着虚空看了会儿,瞳孔慢慢聚焦,才道,“我尽力。”

院长叹了口气,把宋蓁扶起来,“我送你回去,刚巧我也好久没见老宋了。”

胃里还难受的紧,宋蓁就没拒绝。

车窗开着,混合了梧桐树叶香的风一阵阵吹过来,吹得宋蓁额前的刘海乱舞。

从包包里翻出手机,点开微信,除了几条工作群消息,再无其他。

宋蓁目光落在那纯黑的头像上,打了行字,又默默删掉,把手机塞回去,单手撑着脸,静静看向窗外。

到四合院,宋牧野大嗓门就响了起来,“这么晚?又去哪鬼混了?”

陈院长先下的车,宋牧野眉毛都竖了起来,“你怎么来了?”

宋蓁慢吞吞从后车座下来,和宋牧野打了招呼,“爷爷,晚饭我不吃了,没胃口。”

宋牧野还要叨叨,被陈院长拦住,“别吼了,她刚从手术室出来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