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麻烦你说话带点脑子,长嘴是用来吃饭,不是用来喷粪的。还有,懂不懂教养?如果不懂,我建议你回炉重造。”

看着关萍萍被淋成了落汤鸡,宋蓁心情好了不少,拍掉手上沾染的水渍,“监控视频我不知道,以后也别来烦我。”

“你……”关萍萍才说了一个字,就被宋蓁打断,“你什么你?我什么我?你是听不懂人话还是怎么滴?我刚说的还不够清楚?”

说着一扬眉,姿态张扬,“人话不听?非要去当畜生?先前是懒得搭理你,怎么,还真当我三岁小孩儿,好欺负?”

关萍萍那一嗓子吸引了不少注意力,这会儿围观的人不少,见宋蓁一副人来杀人佛来挡佛的架势,都不太敢吱声,更何况还是关萍萍先挑的事儿。

宋蓁虽说医术渣,但人还是好相处的,也从不主动惹事。

这还是第一次看她发这么大火。

关萍萍屈辱的站在那儿,浑身上下都在滴水,整个人狼狈的不行,垂在身侧的手捏的很紧。

在家窝了好几天研究监控,好不容易找出这么一处纰漏,就忙不迭的跑来兴师问罪。

不想,罪没问成,反而落得这样一个结果。

见关萍萍还杵在原地,周围看客不少,影响到了医院正常工作进行,宋蓁坏坏的勾起嘴角,“还不走?要不要再来一桶?”

说完,撸起白大褂袖子,大有再去拎一桶水的趋势。

关萍萍愤恨瞪了宋蓁几眼,气急败坏的往外走,走到门口之际,猝然回头,“宋蓁,你等着吧,我要告你。”

宋蓁无所谓的摊了摊双手,“欢迎,我随时恭候。”

以孟雪的技术,别说告到法院,就算把整个顾城的律师都请来,她都不带怕的。

一身狼狈,行走间路人纷纷看过来,关萍萍不得已挡住脸加快了脚步,却有人挡在了她前面。

拨开挡到脸的发丝,就看见苏紫云拿着一兜东西笑看着她。

关萍萍警惕心大作,立马往后退了一步。

苏紫云笑容更甚,“怕什么,我又不会吃了你,不过给你送点东西而已。”

说完,把黑色垃圾袋塞到关萍萍手里,转身离开。

擦肩而过时,有声音传来,“这些都是高江送的,话说他现在天天跑到医院祈求宋蓁原谅呢。”

“不过我们蓁蓁哪里是那么没有原则的人,当然看不上这些啦。”停顿了下继续,“但我想,你应该需要这些,毕竟值不少钱。”

关萍萍脸色一点点变得难看。

这些天,她因为那些照片承受了多少非议,高江不闻不问不说,居然背着她向宋蓁求复合。

复合?做梦!

将垃圾袋丢进垃圾箱,关萍萍拿出手机拨了个号码过去。

一如既往的无人接听。

关萍萍盯着手机屏幕,几乎咬碎一口银牙,高江,你够狠。

“你干嘛去了?”被关萍萍这么一折腾,宋蓁是半点睡意也无,这会儿正抱着水杯喝水,见苏紫云进来,开口问道。

“给她送点礼物。”

“礼物?”宋蓁不解。

“你不要的垃圾,赏给她也不错啊。”苏紫云意有所指的朝垃圾桶努了下嘴。

宋蓁立马就反应过来,“小云云,你学坏了啊。”

“哪里,这叫礼尚往来。”苏紫云贫了回来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