宋牧野先开的口,“蓁蓁年纪不小了,我也不求她大富大贵,就希望找个人家安定下来相夫教子。”

顾明月一听,忙接过话,“宋伯,我家江儿早就知道错了,这些天也一直诚心在给蓁蓁赔不是,至于外面那些花花草草,有我盯着,早就断了的。”

她没提宋蓁一直不见高江这码事,说完朝高江使了一记眼色。

“对,爷爷,我发誓,我今后只对蓁蓁一个人好。”高江态度不是一般的诚恳。

母子俩一唱一和,跟双簧似的,高父这时也插嘴,“宋伯,您就放心把蓁蓁交给我们,我们一定会把她当成自己亲女儿。”

宋蓁嘴角浅浅的勾着,有那么点邪,三人说三人的,她没太大反应,置身事外,仿佛讨论的不是她的终身大事。

倒是宋放看不下去,来了句,“假惺惺。”

声音没刻意掩饰,在座众人都听了个清楚,有宋牧野在,高家的人也只干瞪了他几眼,不能把他怎么样。

宋牧野没搭理宋放,苍瘦的手从上衣口袋摸出一张明黄色的纸,“蓁蓁出嫁,我不能亏待了她,这是我准备的嫁妆。”

顾明月和高父对视一眼,“哎呀,宋伯,您客气了,聘礼方面我和他爸也准备了不少,这是单子,您过下目。”

宋蓁嘴角的笑容愈发邪,这一大家子看来是有备而来。

算计的可真好,当着爷爷面把礼数做全,等她嫁过去,别说秘方怕这些送出来的聘礼她都得通通吐回去。

宋牧野只象征性看了下,顾明月看他表情似乎是很满意,就伸手去接那张透着年代感的纸。

指尖距离秘方还有几毫米的距离,一直安静看戏的宋蓁忽然站了起来,“都急什么,爷爷,您先看看我送的礼物。”

这话一出高家的人有种不祥的预感。

不过顾明月依旧维持着得体的笑容,轻轻拢了拢耳边的碎发,笑看着宋蓁,似乎并不把她的把戏放在眼里。

宋蓁拿出遥控器打开电视,又随意按了几下,电视上一帧一帧的画面前进着,最开始只是照片,再后来还有视频,伴有声音。

这次的内容远比讲座上幻灯片的内容要丰富,劲爆。

从捉奸现场,到机场接机,再到上回锦瑟调戏服务员,通通都被录了下来。

高江额头冷汗不断沁出,从没想过,宋蓁会摆他一道,甚至还摆的那么彻底。

这是要一锤把他钉死。

顾明月和高父开始还有些慌,随后就镇定下来,嘴角擒笑的看着宋蓁,对这些浑然不在意。

有些照片宋牧野是看过的,陈院长有给他发过。

只是没想到,还有比照片更过分的。

宋牧野泛白的眉毛揪的死紧,内心在不停挣扎。

一边是宋蓁亲生父母,一边是宋蓁,无论选哪一边,都势必会牺牲另一方。

播放完毕,宋蓁挑眉看向宋牧野,“爷爷,您还要把我嫁给这种表里不一,阴险卑鄙,猪狗不如的畜生吗?”

宋蓁一连用了好几个词,顾明月听得直皱眉。

她儿子哪有那么不堪,不过是犯了男人都会犯的错而已。

况且两人又没结婚,婚前沾点腥又没什么大不了。

宋牧野没说话,只是气息有些不稳,呼吸很重。

“蓁蓁,做女人要宽容大度些,现在的男人哪个在外面不乱来?他心里有你,知道回家就该知足了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