高江看着两人眉来眼去打得火热,又看了眼被晾在一旁的融资报告,心头的火气直往上窜,可偏偏又不能发作。

等拿到投资,他就把给他头上戴绿的宋蓁踹了,踹的越远越好。

他就不明白了,宋蓁这干瘪没几两肉的身材,左澈到底看上她什么了?

暗地里扯了好几次宋蓁的衣服,示意她提几嘴融资的事儿,可她倒好,坐的那叫一个稳如泰山,岿然不动,他都怀疑旁边坐的是一尊没有知觉的雕塑。

宋蓁正在听左澈简略讲此次瑞典会议上新研讨的项目,内容嘛,自然听的是一知半解,她主要听的是左澈的声音,清润如山涧汩汩流过的山泉,特别养耳朵。

可高江是个不识趣的,时不时戳她一下,被戳的烦了,宋蓁笑眯眯的回头,“高江哥哥,你以前不是总教育我,说吃饭时间不谈公事,怎么这会儿……”

宋蓁声音有多甜,高江脸色就有多难看,那眼神恨不得生吞活剥了她。

明明车上答应的好好的,这会儿却变了卦,差点没一句话堵死他。

“那不一样……”好不容易得来的机会,高江不想轻易放弃,强迫自己脸上堆笑,说着转圜的话。

他虽然和左澈是同学,但私下想要约见一面比登天还难。

左澈这人很神秘,从不参加任何聚会,上次同学会是意外。

同学一场,他也只知道他开了家天澈医院,医疗生意做得很大,家世住哪里等其他方面一概不知。

算上这次偶遇,他总共就见了左澈三次,还都是巧合,前两次以失败告状,要是这次再错过,有没有下次都不好说,毕竟赚钱的机会不等人。

“我觉得他教育的挺对的。”高江话还没说完,左澈慢悠悠来了一句,剩下的话就那么卡在喉咙管,说也不是,不说吧又不甘心。

宋蓁瞧着高江清白交加不断变化的脸色,心底乐开了花,但脸上却没显露半分,甚至还“温柔体贴”的安慰高江,“高江哥哥,融资这样的大事得慢慢来,不能急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