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旁,柯南发现两人窃窃私语,悄悄靠近偷听。

说的什么不是很清晰,不过他大概听到一点,本堂瑛佑这个刁民又在打听他的消息!

静了片刻,柯南发觉两人没再说悄悄话,凑近池非迟,压低声音问道,“池哥哥,你没有什么想问我的吗?比如我为什么防备瑛佑哥哥,不想让他知道叔叔沉睡的事……”

他家小伙伴这么聪明,不可能没察觉,他是担心池非迟怀疑他或者感觉到很多秘密,想调查探究,那可比本堂瑛佑怀疑他要麻烦。

先探探,想办法打打补丁,找个理由让池非迟打消疑虑。

“你不是因为他太冒失,担心他到处乱说,害你被当成怪物,才不想让他知道吗?”池非迟反问着,语气故意带上一丝不太明显的疑惑。

柯南一汗,小声笑道,“是啊……我就是担心他乱说,或者被人骗,被当成怪物会很难受,我才不想被电视台报道、被大人用奇怪的目光看待,所以池哥哥要帮我保密。”

这么说的话,池非迟应该就能帮忙保密了吧。

“知道了。”池非迟回道。

另一边,本堂瑛佑悄悄靠近,刚准备偷听,就发现对话很快结束,不由得有些遗憾。

池非迟:“……”

三个人创建了三个群聊组的既视感。

大群:他、柯南、本堂瑛佑。

小群一号:他、本堂瑛佑。

小群二号:他、柯南。

如果本堂瑛佑和柯南再来一个悄悄话小组,他们就可以达成塑料友情中、‘三个人四个群聊组’的成就。

“非迟哥,你们在说什么悄悄话啊?”本堂瑛佑还是忍不住问了。

“你呢?”柯南半月眼趴树干,“你刚才不是也跟池哥哥说悄悄话了吗?”

本堂瑛佑觉得既然柯南知道自己有病,那就没什么好瞒的,坦白道,“我们在说你的病。”

柯南噎了一下,还是决定不坦白,“我是问池哥哥被害人留下的4月1日是什么意思,他说以前在4月1日,人们会把棉衣里的棉花抽出来,变成夏装,所以4月1日又读作‘棉拔’,KAWANUKI……”

顺便把解读成果丢到池非迟头上,反正池非迟肯定也早就看出来了。

池非迟保持沉默。

柯南就是个心机狗,拿假信息骗人家的真信息,以后也要多多防备。

“KA……”本堂瑛佑试图念了一下,反应过来,“是绵贯先生?!”

“嘘……”柯南嘘声示意本堂瑛佑小声点,继续拿池非迟挡在前面,过推理瘾,“还有啊,池哥哥说,HOZUMI先生的姓氏应该跟八月一日有关,以前的八月一日,大家会摘下稻穗来供奉神灵,所以八月一日有另一种读法叫‘穗摘’,也就是HOZUMI,他不写成八月一日,是担心别人叫八月一日的其他叫法。”

池非迟:“……”

当了一次推理工具人,具体感想是没有感想,只是想知道跟他一样作为清醒工具人的阿笠博士有什么感想。

“原来如此,”本堂瑛佑语气了然道,“那么,用日期来表示名字,应该是HOZUMI先生自己的小爱好,他大概早就发现绵贯的姓氏跟他一样可以用日期表示,被刺中腹部时候留下了死前讯息,不过幸好绵贯先生不知道他留下的讯息是什么意思……”

池非迟继续沉默。

这个故事告诉他们有代号的重要性,做见不得光的事千万不能用真名联系。

“嗡……嗡……”

池非迟放在冲锋衣外套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,担心是毛利兰或者阿笠博士有重要事情来电,拉开口袋拉链,拿出手机看了看,沉默。

柯南探头看到‘京极’的备注,有些意外,“京极先生?”

池非迟点头,没有接电话,把手机装回口袋里。

他本来还想着,能不能趁京极真没来的时候,迅速把沙包都打完,避免沙包被抢,也算是挑战。

但京极真突然打电话来,应该是看到他们了,只是不确定他们的具体位置,那这个电话接不接都一样……

果然,没到半分钟,一个黑影转到树下,很灵活地三两下爬上树,见其中一边的树干上三个黑影排排坐,选择了旁边稍微不是那么粗壮的树干落脚。

“非、非迟哥,有人……”本堂瑛佑紧张地低声道。

池非迟:“……”

他看到了,除了京极真,现在没人会这么精准地摸到树上来。

“咦?”京极真惊讶出声,若有所思道,“是我没听过的声音……”

柯南本来也绷紧了神经,突然发现对方的声音倒是他听过的声音,“京极先生?!”

“我在那边看到有人上山,看光亮下的影子像是你和非迟哥,不过我那个时候倒是没有看到这位小哥……”京极真说着,有些疑惑。

本堂瑛佑看清京极真的脸,眼睛发亮,又有些紧张地自我介绍,“你、你好,我是本堂瑛佑,那个……我是……”

传说中的空手道大神啊,活的!

只是不知道脾气怎么样,要是他说错话,对方不会揍他吧?

一紧张,本堂瑛佑差点就往树下栽。

池非迟伸手拽了一把,放稳,帮忙介绍,“帝丹高中的转校生,园子和小兰的同班同学,这次我叫他一起出来玩,京极,把光照都关一下。”

“啊,好的,原来是园子的同学啊,你好,我是京极真,算是……”京极真收起手机,不知该怎么介绍,趁着天黑其他人看不到,黑脸一红,“你应该听园子说过我吧?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